许晴做冯小刚“恋人”,吴***也在的这场江湖,事实什么样?

昨天,管虎导演的《八佰》终于定档8月21日,这部原定于2019年7月上映的影片,在经历一波三折后终于能在电影院和观众相见,也是很不容易。同样昨天上热搜的,还有吴亦凡主演的《青簪行》,这部刚开机就争议不断的电视剧究竟表现如何,也很让人期待

今天咱们来看的这部电影,有着管虎和吴亦凡两人的参与——《老炮儿》。

《老炮儿》是由管虎导演,冯小刚、许晴、李易峰、吴亦凡等主演,于2015年上映的影片。

冯小刚还凭借六爷一角,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奖项,他和管虎的合作,让观众不禁在喧嚣和热闹中感慨岁月和时间的流逝。

六爷曾是京城无比风光的老大哥,现如今年过半百,在胡同里开着一家没什么人来的杂货店。平时就是溜溜鸟、逛逛公园、管管闲事儿,连城管都要给他几分面子。

六爷有个关系不怎么好的儿子张晓波,两人很少联系,六爷表面不在乎,可实际心里挂念的很。

有天,六爷在朋友那看到了一只被在笼子里的鸵鸟,纳闷有钱人的口味变得真快。从前养老虎狮子的,如今还养起这个来,站在笼子前,六爷若有所思。

六爷的情人霞姨,是个泼辣漂亮的北京妞儿,看着她宽松的浴袍,六爷就想着来一发。奈何岁月不饶人,心脏不好只能半路停下。

哥们儿闷三儿酒后代驾被抓要交罚款,六爷本想自己垫着,结果只能掏出2000来块,还好霞姨借钱给他,才及时把闷三儿赎出来。

从闷三儿那知道了儿子晓波的住址,六爷决定去看看,没想到家里只有晓波的室友——一山。他不知道六爷是谁,骂骂咧咧没大没小,六爷出手教训了他,并得知晓波遇到了些麻烦。

原来晓波在夜店认识了一个女孩,没想到这个女孩有男友,她的男友小飞直接把晓波打了一顿。晓波被打后气不过,把小飞的法拉利给划坏了,又赔不起钱,就被扣了下来。

六爷多方打听,才知道那伙人叫“三环十二少”,喜欢在高速公路上飙车。

路上,六爷碰到一个乞讨的山东大学生,不管三七二十一,给了她两百块钱。

霞姨知道晓波被绑架后想报警,但被六爷拒绝了。他认为晓波有错在先,泡了人家妞,划了人家车,不仁不义。

小飞是“三环十二少”的头头,身边人希望他赶紧订机票去国外,女友认为扣着人没用早晚要出事,但小飞毫不在意,什么也听不进去。

六爷来到修车厂见到了晓波,两人一见面就开始吵架,晓波辩解说自己没有碰小飞女朋友,但确实划车了。

六爷拿出2000块钱说要赔偿,小飞冷笑,展示完豪车,开口便要价十万。

六爷自知理亏,说绝不报警,三天后在修车厂给钱赎人。

在这期间,一个叫阿彪的男人一直出言不逊,还扇了六爷一个巴掌。六爷顾忌晓波还在他们手上,只能忍着不敢还手。

六爷找朋友闷三儿和灯罩商量,钱肯定要还,但扇耳光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他找以前的好友借钱,但大多数都不怎么有钱。遇到困难的,自己还要再倒贴一点。

朋友洋火吹嘘着自己生意做的有多大,看出六爷的窘迫后,拿出了一沓钱放在茶几上。六爷觉得他在赶人,直接走了。

出来之后,楼上有个人要跳楼自杀,结果围观群众还真喊着让他跳。六爷看不惯,和群众吵了起来,结果心脏病突发被送进了医院。

霞姨赶到医院,就算医生劝说住院治疗,六爷仍旧执意要走。

问了一圈朋友后,六爷也只借到两万块,霞姨拿出自己的积蓄补足了十万,条件是六爷在解决事情后必须做手术。

三天后,六爷和闷三儿带着钱来到修车厂,看见了正在补漆的灯罩儿。他觉得自己凭着修理工的技术,能帮上点忙。

小飞看到自己的车被瞎上漆,十分生气。阿彪说车本身的漆是英国进口,国内根本买不到,灯罩儿补完漆,再修理就要花更多的钱,六爷根本赔不起。

看着嘴巴不干净的阿彪,六爷狠狠教训了他一顿,报了一巴掌的仇,双方差点打起来。

小飞觉得六爷讲信用还讲道理,就说按北京的规矩解决问题,一周之后在颐和园后面的野湖上茬架。

几天后,小飞的女友把晓波放了出来,顺便把装了十万块的钱袋子也拿了出来,让六爷下周别去了。

回到家后,钱袋里多了几封英文信,霞姨也没在意,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

在霞姨劝说下,晓波终于愿意和父亲好好谈谈。原来父子俩之间的隔阂,是当年晓波母亲出车祸躺在医院走廊时,六爷因为所谓的义气和兄弟打架进了局子。

母亲去世时,六爷也不在身边,这么多年来,他既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。

听着听着六爷就嚎啕大哭起来,父子俩一起喝酒,逐渐打开心扉。

喝了酒的六爷突然心脏病复发,被送进医院,原来他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,已经到了要心脏搭桥的程度。在昏迷期间,是洋火赶来付了六爷住院的费用。

霞姨和医生都劝六爷抓紧手术,可他就是不同意,还偷偷和晓波一起从医院逃跑。

回家路上,晓波问父亲,这样做不怕伤了霞姨的心吗,六爷点点头,流下泪来。

回到家,屋子像进了贼,被翻的乱七八糟,就连养的鸟也被弄死了。

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六爷和晓波就在胡同里被一群人团团围住。看情势不对头,六爷让晓波先走,自己来处理,可惜寡不敌众,六爷很快败下阵来。

带头的龚叔一直让六爷把东西交出来,六爷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。晓波知道父亲被打后,又折回来帮忙,不料头部遭重击当场昏迷,被送到医院后,脱离了生命危险。

闷三儿抄起家伙,带着一群兄弟去修车厂。

这时六爷接到了龚叔电话,说钱袋子里除了钱,还有几封信,是小飞女朋友不小心放进去的。只要六爷把信拿回来,之前发生的事就一笔勾销,否则对谁都没好处。

六爷回去后在垃圾桶里翻了半天,找到了那几封信。霞姨查了资料后,发现有一张对账单,交易量达到786万欧元,而这笔钱在小飞名下。

霞姨说这笔肮脏交易背后的人,他们惹不起,而六爷似乎无动于衷并不想还钱。

一番波折后,六爷见到了被龚叔锁在家的小飞,他愿意赔偿之前晓波挨打的费用。但六爷表示就算是几千万,他也不会要。

小飞说,他一直以为只有小说里有这样的人,在遇见六爷后他才明白,原来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,那就按六爷的规矩来解决这件事。

六爷还是那句话,在约好的地方茬架。小飞说如果他们赢了就把对账单交出来,之前的事情也算了,要是六爷赢了,对账单任他处置。

走之前,两人还握起手来。

回去后,六爷就把对账单寄给了中纪委,按他的话说,那叫举报,不叫报警。

还收到了一封山东大学生寄来的感谢信,里面夹着二百块钱,原来那个乞讨的女孩并没有骗人。

闷三儿和霞姨对朋友们说六爷癌症晚期,想和朋友们再见一次,约在茬架对地方见面。

当天早上,六爷把当年用过的长刀擦拭干净,给过世的妻子上了香,关了店,把值钱的东西包起来扔到霞姨店里,背着刀去赴约。

路上,之前关在笼子里的鸵鸟不知为何逃了出来,鸵鸟前面跑,警察后面追。六爷骑着自行车给鸵鸟打气加油,不知为何就笑了起来。

尽管小飞那全是人,六爷还是选择孤身来到冰湖上。走了一半心脏有些吃不消,但还是拔出长刀,硬撑着走了下去。

这时六爷不明真相的朋友们赶到,看到这情景就知道是要打架,刚准备抄家伙过去,就看到六爷转身摇摇头,示意别来。

霞姨劝住了大家,说再等等看。

六爷把刀立在冰面上,勉强站起来,随后就向对面冲去。

身后的兄弟们都看不下去了,就连对面的小飞也湿了眼眶。

六爷最终支撑不住,倒在了冰面上。

兄弟们拿起家伙,向对岸冲去。

最终六爷因心脏病去世,小飞的爸爸因犯罪接受调查。晓波依着和父亲的约定,把杂货店改成了名叫“聚义厅”的酒吧,带着伤的朋友们面带微笑的从看守所里走了出来。

六爷的执念、讲义气、在亲情方面的软弱等等,都仿佛和冯小刚有着相近之处。在之前的国产电影里,很少有“老痞主角”的出现,而这个有些”反英雄“的人物,不仅给观众带来了新鲜感,还填补了这样的空缺。

在北京俚语中,老炮儿常指性格暴烈、行为混蛋的人。在影片里,六爷一出场就带给观众一种强烈的“混混感”。他有着自己的江湖规矩,骂小情侣、惩戒城管、路见不平结果自己进医院……

带着旧时代气息的老江湖,注定要被新时代的年轻人淘汰。即使知道最终会以悲剧结尾,他仍愿意拎着刀满腔热血的在冰上朝对面冲去。

街道上那只逃出牢笼的鸵鸟,正是六爷心中那团不灭的火,他拼尽全力,缔造了只属于自己的“老炮儿”狂欢。

点此返回资源网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(385079136@qq.com)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gycq.net  E-Mail:385079136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